一个考场

一只高中狗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

今天是粗长的一更。求小红心。

    凌远大老远就看到了汪曼春。

     她在对陌生人笑?奇怪。

    往近处走走,凌远可以看清侧对着自己的另一个人,是于曼丽。

    他走上前去:“于老师,你好。”

   “啊,您好,凌院长。”于曼丽莞尔:“好久不见了。”

    汪曼春此时有些糊涂了:“你们认识吗?”

    “然然原来的学姐。”

    于曼丽惊讶道:“那汪小姐和凌院长也认识?”

    “认识。朋友。”

    “那真是太巧了。”于曼丽笑着点点头。铃声传来,于曼丽抬手看了看手表,就急匆匆地向二人道别,往楼梯口去了。

    汪曼春仍然盯着于曼丽蓝色的裙摆消失在转角处。凌远在她眼前晃了晃手:“汪小姐,然然要请你出去吃,赏脸吗?”

   汪曼春回过神来,快速点头。

   能多坑他一顿是一顿。

  

   本来决定要早一些离开,李熏然突然打来电话说要晚些,于是汪曼春和凌远决定在学校里多呆一会儿。

   和煦的阳光温柔地洒在操场,年轻的孩子们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挥洒汗水。其实已经进入秋天了,还是有不少学生穿着短款的运动服。一时间,校园里溢满青春而充满活力的气息。除了汪曼春和凌远,已经没有几个校友还留在学校里。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消磨时光,终于等到李熏然打来电话。汪曼春看着凌远接电话时眼睛亮了一亮,脸上尽是温柔的笑意,她想:爱情,真好啊。

    凌远等着李熏然先挂了电话,他然后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他转过来,对着汪曼春唤道:“曼春。”

    汪曼春心下一惊,准没好事。

    凌远继续说到,语气轻缓柔和。

     “帮我接下孩子吧。”

     汪曼春:???

      凌远容不得她犹豫,把家里的钥匙扔给她:“今天在我家里吃,你把凌蓁接回来就去我们家里吧。”

      汪曼春刚想把钥匙扔回去砸他,凌远却已经跑远了。

      你看看,爱真是让人充满了活力啊。

     

       凌远在警局门口见到了李熏然。

     小警官还穿着制服,肩章在阳光下灼热而刺目。他朝凌远挥挥手,走了过来。

     凌远摸了摸他的脸颊:“累不累。”

     李熏然摇摇头,往车里探头:“小蓁呢?”

     凌远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我让汪曼春去接啦,直接回家。”

     两人坐进车子里,李熏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晚上做什么啊。”

    “火锅,爱吃吧。”

    鲜红浓郁的汤底喷涌出滚滚热气,蔬菜吸饱汤汁又不失本味,肉片和鱼丸被煮的鲜美而烫口......只是想一想,就已经馋的不行。

   李熏然小声地咽了咽口水,啊,好想吃。

   凌远瞥过头看着小孩一连迷醉,打趣地说:“馋死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累一天了,饿嘛,你快点开啊。”

   “遵命遵命,我的警官大人。”

    
     李熏然和凌远在存好了车,打算出来买点李熏然爱吃的调料,没想到在小区的花园里看见了汪曼春和凌蓁。

      凌蓁正襟危坐在长廊里,两条小短腿就那么耷拉着,汪曼春手里拿了盒冰激凌,艰难地撕着上面的锡纸。

      “曼曼阿姨你快点啊!一会我爸爸来了!”

      “凌远干嘛不让你吃啊。”看到凌蓁哀怨的眼神:“啊行了行了,张嘴。”

     凌蓁张大嘴嗷呜吞下一口。

     “还要还要!!”

    “别过分啊凌小蓁,说好只吃一口的。”

     “再吃一口,就一小口。”凌蓁眨眨自己那双像极李熏然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汪曼春。

      “不行,都秋天了你还吃冰激凌。”汪曼春呼噜一把凌蓁的头发权当安慰:“你再吃你爸爸就该打我了,你忍心你可爱的阿姨我被打吗。”

      凌蓁慎重地思考了一下,无奈地摇头。

      冰激凌有很多,但是曼曼阿姨只有一个呀。

      凌远突然走上前,严肃地盯着凌蓁。

     “不能再吃了。”

      李熏然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凌远要骂孩子呢。

     凌蓁恋恋不舍地望着冰激凌盒子,被凌远一把抱起。

     “谢了啊小汪,我跟小蓁买点东西,你和熏然先回去吧。”

     汪曼春看着在凌远臂弯里显得有些委屈的凌蓁,于心不忍:“凌远你别说孩子啊...我主动要求给她买的行不行。”

    李熏然拉拉她的手臂,小声说:“曼春姐,你别管啦,老凌有他教育孩子的方法,不会骂的放心放心。”

   汪曼春到了凌李家里,还是有些愧疚。

   李熏然倒了杯水给她:“曼春姐,这事不怪你,老凌管孩子一向很严的。”

   “你这么说我越来越害怕了。”汪曼春摩挲两下杯子:“凌远不打孩子吧。”

    李熏然摇头,汪曼春稍稍放心。

   李熏然起身进了厨房,汪曼春也跟着进去。李熏然熟练地把青菜切成一口大小,汪曼春跟着打下手,把锅子搬进餐厅,大厨没回来,谁也不能做得太多了。

   汪曼春正想着,凌远打开门进来了,心情显得好多了,凌蓁也一蹦一跳地进了门。李熏然擦擦手走出来,拉着女儿去洗手。凌远把凌蓁的书包放在玄关的柜子上,换了拖鞋,走向客厅,一边开电视一边把遥控器扔给坐在沙发上的汪曼春。

   汪曼春看着凌李一家,心里有些酸涩,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家呢。

  
  


\( •̀ω•́ )/感谢观看
求个小红心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