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考场

一只高中狗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

现代AU ABO清水 私设如山
求红心求关注qaqqq

  汪曼春醒了过来,她随手拿起床头柜里的手机,现在才六点,不着急,可以再睡一会儿。

  辗转反侧许久,她决定还是起来吃点饭喝喝茶洗个澡化个妆吧。鉴于自己不太会做饭,她也就是下了一把挂面弄了个简简单单的面汤。

  “面汤还是阿诚做的好喝啊。”她记得明楼这样说过。

  她把筷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她不能再想了,明楼毁了她,可她不会毁了自己。

  她端起碗,囫囵吞掉微热的面条。

  噗,忘放盐了。

汪曼春毕竟不太会做饭,但凌远不一样,他不仅是个事业有成的医生,更是个能把家庭照顾好的厨子。

  早餐一贯由凌远做,为了这个,他得比李熏然起的早一些,放开怀里的温香软玉,拥抱厨房的锅碗瓢盆。凌远的早餐一贯注重营养均衡,准备的种类也比较多,一顿饭做下来少说也要花费半个小时。凌远关了火,把汤包装进碗里,端上桌,遂去叫李熏然起床。

  他轻轻坐在床边,把睡梦中的李熏然搂进怀里,听着自己的omega软软的呼吸声,轻声在他耳边说:“宝贝,起床了。”
原本在装睡的李熏然听了这样亲昵的称呼,不禁害羞起来,小声说:“知道啦。”刚睡醒的李熏然像一只奶猫,尤其是湿润透亮的眼睛,看得凌远心里痒痒的,正欲欺身上去好好欺负一下他,却听得身后一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爸爸,你们在干什么啊?”

哎,凌小蓁这个倒霉孩子。

磨磨蹭蹭地,一家人都上了饭桌,李熏然夹了个热乎乎的小汤包放在女儿碗里,夹了一大筷子青菜放在凌远碗里。

凌远:哦。

李熏然突然抬起头来,问:“老凌,你说,我们要不要帮曼春姐再寻个第二春啊?”

“不是不行。”凌远咽下一口青菜“你认识合适的?”

李熏然给女儿倒了满满一杯牛奶,拍拍女儿的背,一边催她喝下,一边说:“暂时想不到,你说曼春姐她喜欢什么样的?Alpha她恐怕有心里阴影,我觉得温柔体贴的beta或者omega可能更好?”

凌远点点头,又摇摇头:“现在汪曼春忙着整理她家公司,也没时间想这么多,随缘吧。”

李熏然也只好叹了口气。

吃完饭,李熏然给凌蓁梳好了头发,背上了粉嫩嫩的小书包,又回头给凌远系好领带,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了门,照旧是李熏然送孩子上学,女儿坐进车里后,看熏然爸爸
还没有上车,便着急的向外看--呀!爸爸他们亲亲啦!

汪曼春刚结束了一场会议,股东之间的争吵还让她的头嗡嗡响。她痛苦地按了按太阳穴,门就被敲响,她无力地说了声“请进”,秘书走进来,将一封信递给她,便转身出去了。她打开那封信,里面是一张请柬,红底金字富丽而不失端庄--亲爱的汪曼春同学,x中学一百周年校庆欢迎您的莅临。

x中学,汪曼春的六年青春叫做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她已经毕业多年了,当年的她一身蓝白徜徉在校园里,无忧无虑,恣意欢乐,现在却多是凄风苦雨。她笑着摇了摇头,哎,就当是回去放松一下吧。

那天下午,汪曼春在办公室里看了很久文件,她感觉自己回到了十八岁,那个高考前紧锣密鼓备战的下午。

夜幕深沉,一天的工作接近尾声,汪曼春捶着自己酸痛的腰,突然想起昨天听到的那个电台,便在手机里寻找一番。清爽的女声传来,她顿感疲倦全消。

汪曼春静静地听着,她想起主播的名字,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这样瑰丽秀致的诗句最终归于高中语文教参上不清不楚的两行注解,时间匆匆,现在想来,汪曼春只觉得可惜。


( ͡° ͜ʖ ͡°)•ॢ谢谢观看么么哒!求红心求关注!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