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考场

一只高中狗

其实感觉这一个月我已经很努力了呀

为什么还是考的这么差呢qwq

为什么总是犯一些超级蠢的错呢qwq

哎,说啥都没用了,后面还有两科加油吧

期中也要加油w

【楼诚现代AU】青玉案(又名高中时代的阿诚哥)1

  新坑/ooc预警/高中时代开朗阳光又有一点害羞的阿诚哥和理智弟控的大哥

        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后要进行文理分科。明诚在接到志愿表时仍然有些踌躇,他盯着书箱里露出来《高中物理竞赛指导》的一角,久久没有下笔。

    “明诚,我先去校门口等你啦!”同桌提起书包朝他挥挥手。

    明诚抬起头来,教室里已经空了大半。班主任撑着头一脸困倦,有同学走过来就接过他们手中的志愿表,并把作业单交给他们。桌子上摆了两摞作业单:一摞文科,一摞理科。理科的只剩了两三张,但文科的几乎没有被动过。

     明诚把头埋进手里,轻微地蹭着,他想起来班主任前两天说的话:“咱们是实验班,应该没人学文科吧。如m果学文科的话就不能和同班同学继续在一起了哦。”

      还是想留下啊,但是只要想想那个人的背影......

     终于,他提笔,在志愿表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了“文科”。

     明诚拿起志愿表和竞赛辅导书,一齐递给了老师:“老师,再见啦。”

     班主任惊讶地摘下眼镜:“你居然要报文科?!”

      明诚点点头:“嗯。辅导书也还给您了,暑期的物理培训班我就不去了。”

     “真可惜啊,你理科这么好。”老师叹了口气,把文科作业表递给明诚“一会儿要跟其他同学好好告别啊。”

       回家之后,明诚打开电脑,在班级群里通知了同学们这个消息:

       班长1明诚:同学们,我要去学文了啊,下学期不能再和你们一个班了。大家都要加油啊!

       同学们的消息很快回复了,都是一些挽留的话语。
“啊啊啊啊班长居然不要我们辣!!!”
“窝巢以后作业怎么办!!诚哥求不走!!”
“我们班颜值担当要走了,围笑。”
“小明你不要你家文艺委员了吗!!!”
“说好的一起考竞赛的呢!!!你居然要去文科班撩妹辣!!”

     明诚一条条阅读着同学们发来的消息,哭笑不得。但稍微,有些伤感啊。
    

2.明楼下了班便直接开车去了明诚的学校,他要给明诚开家长会去。

    在班级门口家长们要排好队,才能一个一个进班,轮到明楼时,在讲台上发成绩单的同学匆匆忙忙走过来将他拉到一边去,猛的给他鞠了一个躬,说到“明诚哥哥!你一定要阻止明诚啊!!!!!拜托了!!”

      明楼想:这孩子动漫看多了吧。

     同学神神秘秘地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拿给明楼看,正是今天下午明诚说要去学文的聊天记录。“明诚哥哥,您应该知道吧,明诚的理科成绩一直是年级数一数二的,而且他最喜欢物理和数学这两门,所以他这么突然去学文一定有问题啊!!!”

    明楼略有些不好意思,这位同学说的,他全都不知道啊......但他还是一本正经到:“嗯,知道了,谢谢你,我回家会问问他的。”

    这孩子,喜欢学理就学嘛......

     等等!文艺委员是怎么一回事???

3.明楼在家门口果然看到了明诚在等着,他停好了车,快步走过去,一把抱住明诚,小心翼翼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亲。

   明诚害羞地从他怀里挣开,小跑着开了门,跑上楼了。明楼在玄关处慢条斯理地换了鞋,从厨房里端了一盘水果,慢悠悠地也进了明诚的房间。

   明诚低着头奋笔疾书,明楼把果盘放在书桌上,坐在床边,紧紧盯着明诚。明诚感觉到稍微有些不自在:“大哥,干什么啊。”

明楼拍了拍床,示意明诚坐过来。

“不行!会被大姐看到的啊!”

“大姐今天去苏州,明天上午回来!”

“还有明台!”

“明台在军训。”明楼放缓声音“阿诚乖,让大哥抱一下,好久没看到你了。”

明诚果然就吃这一套,无奈地走了过去,明楼顺势侧躺在床上,再次拍了拍床,明诚更加无奈,但也还是躺下了。

  明楼把明诚护在怀里,轻轻地把玩明诚白玉一般的手指。天色将暗,气氛温柔沉静,明诚有些困倦,便往明楼怀里缩了缩,明楼抚弄着明诚软软的头发,还是忍不住问:“阿诚啊,不喜欢文科吧。”怀里的人没有答话。

“那为什么要学文呢?”

“大哥也是学文,我想给大哥帮忙。”

“我不想你给我帮忙,我想你能快快乐乐地上学去,跟很多好孩子做朋友,学自己喜欢学的学科,这才是我想让你做的。”明楼直视着明诚的眼睛“你喜欢数学和物理吧,今天你们班主任还给了我一本物理竞赛指导,上面的笔记写得很工整也很详细,既然喜欢就要好好学,大哥也希望看到你成为物理学家的样子啊。”

“不,我最喜欢的是大哥,物理和数学是兴趣,根本无所谓!”

“我也喜欢你,阿诚。”明楼想了想:“那要是我希望你去学理你会听我的话吗?”

明诚扭捏:“大概会稍微考虑一小下吧。”

明楼笑着亲了亲明诚的鼻头,准备一会儿就给明诚的班主任打电话改志愿。但在这之前还是要再和自己的小阿诚呆一会儿。

完全陷入梦乡前,明楼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明诚!你跟你们班文艺委员什么关系!!!”

明诚:zzzzzz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7)

 

   于曼丽当了四年老师,教书育人,把书本上的大道理当作知识点一样告诉学生,这就算做素质教育。她其实并不真正理解教育为何物,她始终认为,她自己也就算是个人形荧光笔,顶多附带了语音功能。

   于曼丽常常思考是什么掏空了她的一腔热血。最终得出结论,她这样的人,没有热血。

    根本就没有。

   
    她自小没有父母,靠社会救济长大。她没有朋友,因为所有的女孩子看见她就只会说:“曼丽,你真可怜,有事要告诉我们呀!”
她唾弃她们的可怜,不屑一顾。在少女时期,她算作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但她甚至没有喜欢的人也没有被喜欢,因为她习惯性地微笑,习惯性地有礼貌,习惯性地温柔,不撒娇也不生气,无趣。

   于曼丽就这么长大。外面是涌动而温柔的河流,内里是冰封而孤寂的冻土。

   她这么想着,要是有一天,必须谈恋爱不可,哪该怎么办?

   那个人或许很快就会发现她冷漠的本心。

   以上都是于曼丽在监考政治的时候想的,别看这个老师一本正经地站着,但脑洞已经开成一个火车隧道。

    看着一考场的学生们几乎都陷入了睡眠,于曼丽很无奈,果然是政治啊。终于铃声响起:“同学们停笔啊,好,最后一个同学收答题纸和答题卡啊。没收完之前不能说话不能起立知道了吗--”

   
    月考就是好呀,比平常下班早多了。她踏着愉快的步子出了校门向地铁站走去。

     于曼丽从教的x中附近配套设施及其齐全,甚至有大型商场。懒癌发作的时候,她常常在商场里解决或者去超市买,于是今天也一样。她拎着一个挺大的购物袋向电梯走去,路过一家奢侈品专卖的时候,她瞥见了汪曼春。

     那人一袭精致的黑裙,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正红色的唇膏挽救了汪曼春七八分气色,因为就连站在门外的于曼丽也看得出来,她很累。

      脑洞之门将缓缓开启的时候,汪曼春也看见了于曼丽,于是汪曼春朝她挥挥手,走了出来。

     离近了看,汪曼春这已经不是累了,她是几乎崩溃。

      于曼丽猜得八九不离十。汪曼春从早晨开始就连轴转一直转到下午,午饭没顾得上吃,司机也堵在半路,她生气,于是来消费解压。没想到碰上了于曼丽。

  “于老师,真巧。”她脸上僵着笑意“您这是要回家吗?”

   于曼丽看着汪曼春脸上疲惫又僵硬的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是呀,我正要回家哪。”
  

   汪曼春比于曼丽稍高一些,她看着于曼丽弯弯的眉眼,鬼使神差开口到:“既然这么巧,那一起吃个饭吧。”
  
   “嗯?”

   “中餐西餐日料都可以,啊....我知道有一家特别好吃的私房菜馆要一起去吃吗?”

   于曼丽把购物袋抬高晃了晃:“我买好了。谢谢你,下次有机会吧。”

   汪曼春觉得自己还是很蠢的,一个只见过一次的人主动提出请吃饭,这想想就挺怪的吧。哎。

   

  
  

谢谢观看求小红心❤️❤️

  

    

第一次看到不撩妹的男主

Catherine the Great

-你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芙娜
-她原来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

本章有凌李肉汤つ﹏⊂
求小红心么么哒

   火锅氤氲起白雾,裹挟着微辣而浓香的气息在人的鼻腔里爆炸。

   凌远夹起一篇薄薄的鱼肉,在汤里迅速涮了两下,放进了李熏然的碗里。

   汪曼春自己吃着,饭桌上一时无话。

   李熏然觉得稍有些尴尬,忙问:“你们今天碰到我学姐了吗?”

   汪曼春抬起头来:“谁啊。”

   凌远往李熏然碗里夹了个芝士包心丸,说到:“就是那个于老师,于曼丽。”

   “哦哦哦。”恍然大悟。

   李熏然狡黠的笑:“嘿嘿,曼春姐,怎么样啊。”

   汪曼春一头雾水:“什么怎么样?”

   “于老师是个beta,至今未婚,性格温柔体贴,不考虑一下?”

    “果然是人民公仆,还管婚介这块儿啊?”汪曼春晃晃筷子:“我可没那么大闲心,我家公司都够我烦的啦。”

   “今天你跟她聊的不是挺开心?”

   汪曼春吞咽下一口菜:“之前听过她的电台,你还真别说,于老师声音挺好听的哈。”

  “电台?学姐上课这么忙还能兼职电台?”

  汪曼春点点头:“听说就代班一个月,快结束了。多可惜啊。”

  “是挺可惜。学姐以前就是我们高中的广播站站长,好多人追她来着。”

  “那现在还单身?”

   “不知道。没碰着合适的呗。”
    汪曼春点点头,却没再搭话。
   
    千万人之中觅一良人,谈何容易?凌远和李熏然是难能可贵,可她自己呢,已然不敢再去想了。

    酒足饭饱,汪曼春又略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凌远在厨房里洗着碗,李熏然陪着女儿看晚间动画。电视里的魔法少女说着什么变身什么瞬移的老套路,凌蓁饶有趣味地看着,不时品评一番,逗得李熏然和凌远哈哈大笑。

   到了九点,凌蓁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揉揉眼睛对李熏然说:“爸爸,我困了。”

   李熏然帮着女儿洗漱,凌远在卧室里铺床。
     凌蓁洗漱完毕,便乖乖地爬上床,用无辜又可怜的眼神使劲盯着李熏然。

   李熏然揉揉凌蓁的头发,温声说:“睡吧,明早还要上学呢。”

   “讲个故事吧!”

   李熏然在凌蓁的注视下败下阵来,拿起了旁边的故事书。李熏然的声音好听,此时又故意压低,温柔地笼罩着女儿。当凌蓁彻底阖上眼睛,陷入梦乡时,李熏然给她冶好杯子,关上台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凌远开着台灯看书,温暖的灯光柔和了他稍显冷毅的面部轮廓,他微笑着掀开被子一角,小声说:“陪完小凌该陪陪老凌了吧。”

  李熏然轻笑着钻进被子,凌远把书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把李熏然搂在怀里,手撩开李熏然的睡衣,摩挲着李熏然精瘦的腰和滑腻的肌肤 。

  李熏然搂紧他的脖子:“别撩我啊。”

   凌远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亲吻着李熏然的脖颈,黑暗中,他的声音更像是子弹,温柔地在李熏然身上炸开。他说:“我没有撩你,你先撩的我。”

  李熏然纤长的手指紧抓着床单,还不忘否认道:“我没有。”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在撩我啊。”

 
  长夜如斯,但春宵苦短。
 

  
   谢谢观赏ε===(っ≧ω≦)っ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

现代AU ABO清水 私设如山
求红心求关注qaqqq

  汪曼春醒了过来,她随手拿起床头柜里的手机,现在才六点,不着急,可以再睡一会儿。

  辗转反侧许久,她决定还是起来吃点饭喝喝茶洗个澡化个妆吧。鉴于自己不太会做饭,她也就是下了一把挂面弄了个简简单单的面汤。

  “面汤还是阿诚做的好喝啊。”她记得明楼这样说过。

  她把筷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她不能再想了,明楼毁了她,可她不会毁了自己。

  她端起碗,囫囵吞掉微热的面条。

  噗,忘放盐了。

汪曼春毕竟不太会做饭,但凌远不一样,他不仅是个事业有成的医生,更是个能把家庭照顾好的厨子。

  早餐一贯由凌远做,为了这个,他得比李熏然起的早一些,放开怀里的温香软玉,拥抱厨房的锅碗瓢盆。凌远的早餐一贯注重营养均衡,准备的种类也比较多,一顿饭做下来少说也要花费半个小时。凌远关了火,把汤包装进碗里,端上桌,遂去叫李熏然起床。

  他轻轻坐在床边,把睡梦中的李熏然搂进怀里,听着自己的omega软软的呼吸声,轻声在他耳边说:“宝贝,起床了。”
原本在装睡的李熏然听了这样亲昵的称呼,不禁害羞起来,小声说:“知道啦。”刚睡醒的李熏然像一只奶猫,尤其是湿润透亮的眼睛,看得凌远心里痒痒的,正欲欺身上去好好欺负一下他,却听得身后一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爸爸,你们在干什么啊?”

哎,凌小蓁这个倒霉孩子。

磨磨蹭蹭地,一家人都上了饭桌,李熏然夹了个热乎乎的小汤包放在女儿碗里,夹了一大筷子青菜放在凌远碗里。

凌远:哦。

李熏然突然抬起头来,问:“老凌,你说,我们要不要帮曼春姐再寻个第二春啊?”

“不是不行。”凌远咽下一口青菜“你认识合适的?”

李熏然给女儿倒了满满一杯牛奶,拍拍女儿的背,一边催她喝下,一边说:“暂时想不到,你说曼春姐她喜欢什么样的?Alpha她恐怕有心里阴影,我觉得温柔体贴的beta或者omega可能更好?”

凌远点点头,又摇摇头:“现在汪曼春忙着整理她家公司,也没时间想这么多,随缘吧。”

李熏然也只好叹了口气。

吃完饭,李熏然给凌蓁梳好了头发,背上了粉嫩嫩的小书包,又回头给凌远系好领带,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了门,照旧是李熏然送孩子上学,女儿坐进车里后,看熏然爸爸
还没有上车,便着急的向外看--呀!爸爸他们亲亲啦!

汪曼春刚结束了一场会议,股东之间的争吵还让她的头嗡嗡响。她痛苦地按了按太阳穴,门就被敲响,她无力地说了声“请进”,秘书走进来,将一封信递给她,便转身出去了。她打开那封信,里面是一张请柬,红底金字富丽而不失端庄--亲爱的汪曼春同学,x中学一百周年校庆欢迎您的莅临。

x中学,汪曼春的六年青春叫做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她已经毕业多年了,当年的她一身蓝白徜徉在校园里,无忧无虑,恣意欢乐,现在却多是凄风苦雨。她笑着摇了摇头,哎,就当是回去放松一下吧。

那天下午,汪曼春在办公室里看了很久文件,她感觉自己回到了十八岁,那个高考前紧锣密鼓备战的下午。

夜幕深沉,一天的工作接近尾声,汪曼春捶着自己酸痛的腰,突然想起昨天听到的那个电台,便在手机里寻找一番。清爽的女声传来,她顿感疲倦全消。

汪曼春静静地听着,她想起主播的名字,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这样瑰丽秀致的诗句最终归于高中语文教参上不清不楚的两行注解,时间匆匆,现在想来,汪曼春只觉得可惜。


( ͡° ͜ʖ ͡°)•ॢ谢谢观看么么哒!求红心求关注!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 ?

现代AU ABO清水 私设如山

  汪曼春坐在一堆乱糟糟的行李中间,手上还拎着明楼送给她作生日礼物的一件大衣,她仍记得刚收到时是如何欣喜,如何甜蜜,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她同明楼两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就在今天。两年间,她被明楼利用欺骗,被当作一把枪,指向自己的唯一的家人。

  她早该知道,在第一次看到明楼望向明诚的眼神时,她就该明了,她虽然身为Alpha,但也确实是个女人,属于女人的敏锐她不少一分,那种眼神是深爱的柔波,可明楼对她,从未有过。她被自己骗了。虽然她是明楼名义上的妻子,可在明公馆的每一天,她更像是一个第三者,不仅是明楼和明诚之间的,更是这个家庭之间的。

汪曼春深深地吸气,然后呼气,快速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拿起桌子上的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留下一个娟秀的名字,简单地梳起头发,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把自己紧紧地裹起来,那种厚实的温暖气息围绕着她,让她有了一点高昂着头走出明家的勇气。

离开明公馆时,她没说一句话,明楼也没有。

钻进自己的车子里,她马上向银行致电,并联络了汪氏的几位股东,便绝尘而去。

楼上,明楼一直默默地站在落地窗前目送汪曼春离去,在她的车子驶出他的视野时,他紧紧闭上了眼睛:阿诚,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汪曼春结束了在汪氏的会议,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凭借自己数学系学霸强大的逻辑思维,她暂时稳住了大局,可内里,她还要慢慢地弥补。前路还长得很哪,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晚饭她是和凌远李熏然等人共进的。她和凌远六年同窗,性情相投,故而成了损友,现如今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凌远理所应当的携妻儿向她表示慰问。

疲累的汪曼春向着凌李二人招手,他们的宝贝女儿凌蓁便哒哒哒地跑过来一下子扑在她怀里蹭蹭蹭:“曼曼阿姨,你看起来好累啊。”

汪曼春摸了摸凌蓁软软的头发:“因为我们是大人嘛,大人都很累的。”

“才不是呢!”凌蓁摇摇头,马尾辫一甩一甩“爸爸说曼曼阿姨被坏人欺负了,所以曼曼阿姨很伤心。”

汪曼春轻轻地笑:“你爸爸瞎说!我没有...”

“不要伤心啦!你不开心的话,小蓁就不开心了,爸爸和爸爸也会不开心的,我们大家,好多好多人,都很担心你,所以曼曼阿姨你要开开心心的哦!”

几乎是一瞬间,眼泪便决堤而下。她忍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因为她以为没有人爱她了,可现在,她终于哭了。

即使她失去了亲情,也不曾拥有过爱情,但至少友情,从未离她远去。

她拥着凌蓁哭得一塌糊涂,完全不顾自己脸上的妆有没有花,介于一个妇女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实在不好看,凌远李熏然很果断地把她扶起来拉进了包间。

汪曼春仍抱着李熏然的胳膊放声嚎啕,终于把自己呛着,昏天黑地的一通咳嗽之后,她睁开了眼睛--韦天舒,郭骑云,朱徽茵,简瑶,甚至还有梁仲春。他们五个人拽着一个大红色的条幅,上书:“欢庆社会姐汪曼春重回单身!”十二个大字,饭桌上摆满了菜,有的盘子都快被挤出去了,她怔怔的看着,汪曼春发誓,这是她看过凌远最破费的一次。她楞楞地回头,看着笑得明朗的李熏然:“李sir都是你组织的?你你你你...简直太好了!”

凌远:???明明是我好吧??

浓油赤酱慰藉了她这沪上的胃口,酒的存在适当地浇熄了一些她的愁思,这场饭吃得尽兴,大家也就暂时放下心来,勾肩搭背地跟汪曼春劝酒开玩笑。简瑶拿筷子夹了一大块肘子撂在汪曼春的碟子里,絮絮地说这什么她最近太瘦了应该多吃点;郭骑云给她满上酒,和韦天舒一起痛骂明楼;凌远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拍拍她的肩膀,劝她早日放下的同时不忘夹了两筷子炸鸡块喂给女儿吃。

汪曼春一杯一杯地灌酒,好像这样就能忘掉明楼的冷眼和叔父的死亡。最后,汪曼春喝得醉醺醺的,她被朱徽茵架上了车,朱徽茵关上车门,梁仲春用拐杖敲了敲车窗:“汪小姐啊,你可是个Alpha,何必在别的Alpha身上蹉跎年华呢?找个温柔可人的omega,beta什么的,才是正道啊。”

汪曼春想:对啊,对啊。

朱徽茵开车开的很稳,但汪曼春也没有睡着,她透过车窗的缝隙看向外面,此时是晚上十一点,高架上没什么车,车里的电台传来女主持人念诗的声音,轻轻柔柔,似乎飘渺于九霄云外,又似乎就盘旋在她的头顶上。

“今天的《夜话》就到此结束了,我是主持人锦瑟,朋友们,明天再会。”

“再会。”汪曼春喃喃自语。


求红心么么哒\( •̀ω•́ )/




老师,我知道您学识渊博,教学精湛;也知道您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嘴不饶人。但我一直尊敬您的知识和教学,也希望您能多记住我们班每次普通班第二和算重点第三并且超过重点班的好成绩,不要咬住唯一一次失利永远也不放。

您也没有资格说我们班不好,没资格要拆我们班,毕竟您只是一个每周来上两节课的老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