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考场

一只高中狗

其实感觉这一个月我已经很努力了呀

为什么还是考的这么差呢qwq

为什么总是犯一些超级蠢的错呢qwq

哎,说啥都没用了,后面还有两科加油吧

期中也要加油w

【楼诚现代AU】青玉案(又名高中时代的阿诚哥)1

  新坑/ooc预警/高中时代开朗阳光又有一点害羞的阿诚哥和理智弟控的大哥

        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后要进行文理分科。明诚在接到志愿表时仍然有些踌躇,他盯着书箱里露出来《高中物理竞赛指导》的一角,久久没有下笔。

    “明诚,我先去校门口等你啦!”同桌提起书包朝他挥挥手。

    明诚抬起头来,教室里已经空了大半。班主任撑着头一脸困倦,有同学走过来就接过他们手中的志愿表,并把作业单交给他们。桌子上摆了两摞作业单:一摞文科,一摞理科。理科的只剩了两三张,但文科的几乎没有被动过。

     明诚把头埋进手里,轻微地蹭着,他想起来班主任前两天说的话:“咱们是实验班,应该没人学文科吧。如m果学文科的话就不能和同班同学继续在一起了哦。”

      还是想留下啊,但是只要想想那个人的背影......

     终于,他提笔,在志愿表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了“文科”。

     明诚拿起志愿表和竞赛辅导书,一齐递给了老师:“老师,再见啦。”

     班主任惊讶地摘下眼镜:“你居然要报文科?!”

      明诚点点头:“嗯。辅导书也还给您了,暑期的物理培训班我就不去了。”

     “真可惜啊,你理科这么好。”老师叹了口气,把文科作业表递给明诚“一会儿要跟其他同学好好告别啊。”

       回家之后,明诚打开电脑,在班级群里通知了同学们这个消息:

       班长1明诚:同学们,我要去学文了啊,下学期不能再和你们一个班了。大家都要加油啊!

       同学们的消息很快回复了,都是一些挽留的话语。
“啊啊啊啊班长居然不要我们辣!!!”
“窝巢以后作业怎么办!!诚哥求不走!!”
“我们班颜值担当要走了,围笑。”
“小明你不要你家文艺委员了吗!!!”
“说好的一起考竞赛的呢!!!你居然要去文科班撩妹辣!!”

     明诚一条条阅读着同学们发来的消息,哭笑不得。但稍微,有些伤感啊。
    

2.明楼下了班便直接开车去了明诚的学校,他要给明诚开家长会去。

    在班级门口家长们要排好队,才能一个一个进班,轮到明楼时,在讲台上发成绩单的同学匆匆忙忙走过来将他拉到一边去,猛的给他鞠了一个躬,说到“明诚哥哥!你一定要阻止明诚啊!!!!!拜托了!!”

      明楼想:这孩子动漫看多了吧。

     同学神神秘秘地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拿给明楼看,正是今天下午明诚说要去学文的聊天记录。“明诚哥哥,您应该知道吧,明诚的理科成绩一直是年级数一数二的,而且他最喜欢物理和数学这两门,所以他这么突然去学文一定有问题啊!!!”

    明楼略有些不好意思,这位同学说的,他全都不知道啊......但他还是一本正经到:“嗯,知道了,谢谢你,我回家会问问他的。”

    这孩子,喜欢学理就学嘛......

     等等!文艺委员是怎么一回事???

3.明楼在家门口果然看到了明诚在等着,他停好了车,快步走过去,一把抱住明诚,小心翼翼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亲。

   明诚害羞地从他怀里挣开,小跑着开了门,跑上楼了。明楼在玄关处慢条斯理地换了鞋,从厨房里端了一盘水果,慢悠悠地也进了明诚的房间。

   明诚低着头奋笔疾书,明楼把果盘放在书桌上,坐在床边,紧紧盯着明诚。明诚感觉到稍微有些不自在:“大哥,干什么啊。”

明楼拍了拍床,示意明诚坐过来。

“不行!会被大姐看到的啊!”

“大姐今天去苏州,明天上午回来!”

“还有明台!”

“明台在军训。”明楼放缓声音“阿诚乖,让大哥抱一下,好久没看到你了。”

明诚果然就吃这一套,无奈地走了过去,明楼顺势侧躺在床上,再次拍了拍床,明诚更加无奈,但也还是躺下了。

  明楼把明诚护在怀里,轻轻地把玩明诚白玉一般的手指。天色将暗,气氛温柔沉静,明诚有些困倦,便往明楼怀里缩了缩,明楼抚弄着明诚软软的头发,还是忍不住问:“阿诚啊,不喜欢文科吧。”怀里的人没有答话。

“那为什么要学文呢?”

“大哥也是学文,我想给大哥帮忙。”

“我不想你给我帮忙,我想你能快快乐乐地上学去,跟很多好孩子做朋友,学自己喜欢学的学科,这才是我想让你做的。”明楼直视着明诚的眼睛“你喜欢数学和物理吧,今天你们班主任还给了我一本物理竞赛指导,上面的笔记写得很工整也很详细,既然喜欢就要好好学,大哥也希望看到你成为物理学家的样子啊。”

“不,我最喜欢的是大哥,物理和数学是兴趣,根本无所谓!”

“我也喜欢你,阿诚。”明楼想了想:“那要是我希望你去学理你会听我的话吗?”

明诚扭捏:“大概会稍微考虑一小下吧。”

明楼笑着亲了亲明诚的鼻头,准备一会儿就给明诚的班主任打电话改志愿。但在这之前还是要再和自己的小阿诚呆一会儿。

完全陷入梦乡前,明楼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明诚!你跟你们班文艺委员什么关系!!!”

明诚:zzzzzz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7)

 

   于曼丽当了四年老师,教书育人,把书本上的大道理当作知识点一样告诉学生,这就算做素质教育。她其实并不真正理解教育为何物,她始终认为,她自己也就算是个人形荧光笔,顶多附带了语音功能。

   于曼丽常常思考是什么掏空了她的一腔热血。最终得出结论,她这样的人,没有热血。

    根本就没有。

   
    她自小没有父母,靠社会救济长大。她没有朋友,因为所有的女孩子看见她就只会说:“曼丽,你真可怜,有事要告诉我们呀!”
她唾弃她们的可怜,不屑一顾。在少女时期,她算作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但她甚至没有喜欢的人也没有被喜欢,因为她习惯性地微笑,习惯性地有礼貌,习惯性地温柔,不撒娇也不生气,无趣。

   于曼丽就这么长大。外面是涌动而温柔的河流,内里是冰封而孤寂的冻土。

   她这么想着,要是有一天,必须谈恋爱不可,哪该怎么办?

   那个人或许很快就会发现她冷漠的本心。

   以上都是于曼丽在监考政治的时候想的,别看这个老师一本正经地站着,但脑洞已经开成一个火车隧道。

    看着一考场的学生们几乎都陷入了睡眠,于曼丽很无奈,果然是政治啊。终于铃声响起:“同学们停笔啊,好,最后一个同学收答题纸和答题卡啊。没收完之前不能说话不能起立知道了吗--”

   
    月考就是好呀,比平常下班早多了。她踏着愉快的步子出了校门向地铁站走去。

     于曼丽从教的x中附近配套设施及其齐全,甚至有大型商场。懒癌发作的时候,她常常在商场里解决或者去超市买,于是今天也一样。她拎着一个挺大的购物袋向电梯走去,路过一家奢侈品专卖的时候,她瞥见了汪曼春。

     那人一袭精致的黑裙,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正红色的唇膏挽救了汪曼春七八分气色,因为就连站在门外的于曼丽也看得出来,她很累。

      脑洞之门将缓缓开启的时候,汪曼春也看见了于曼丽,于是汪曼春朝她挥挥手,走了出来。

     离近了看,汪曼春这已经不是累了,她是几乎崩溃。

      于曼丽猜得八九不离十。汪曼春从早晨开始就连轴转一直转到下午,午饭没顾得上吃,司机也堵在半路,她生气,于是来消费解压。没想到碰上了于曼丽。

  “于老师,真巧。”她脸上僵着笑意“您这是要回家吗?”

   于曼丽看着汪曼春脸上疲惫又僵硬的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是呀,我正要回家哪。”
  

   汪曼春比于曼丽稍高一些,她看着于曼丽弯弯的眉眼,鬼使神差开口到:“既然这么巧,那一起吃个饭吧。”
  
   “嗯?”

   “中餐西餐日料都可以,啊....我知道有一家特别好吃的私房菜馆要一起去吃吗?”

   于曼丽把购物袋抬高晃了晃:“我买好了。谢谢你,下次有机会吧。”

   汪曼春觉得自己还是很蠢的,一个只见过一次的人主动提出请吃饭,这想想就挺怪的吧。哎。

   

  
  

谢谢观看求小红心❤️❤️

  

    

喜讯

不吹别的
我是今年天津市理科状元









他的学妹√

第一次看到不撩妹的男主

Catherine the Great

【凌李/高考天津卷】我的青春阅读

凌李甜 有关告白和套路的故事 私设有

我的青春阅读

  李熏然少年时向来不太爱读书,原因很多,可他总结总结,最重要的无非一个。

   十六七岁的少年身材瘦高,浑身上下溢满了青春的活力,估计这个年级的男孩儿都有些多动症,总是想往门外窜,去上蹿下跳,跑来跑去。

  对此,李副局长慈爱而温和地教育道:

“小兔崽子你也不看看期末退步了几名!暑假你就在家里给我补课看书!哪都别想去!”

 
  李熏然无奈,一个美好的暑假算是彻底泡汤。

  按惯例,老爸说出这番话,就得有一个人会来,一个他心心念念的人会来。

  是凌远。

  凌远属于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学霸到大,全国级的竞赛一二等奖拿过不少,高考更是随随便便考出个理科状元的成绩。李熏然在成绩方面被教育时,凌远就成了正面例子。

  即使这样,李熏然还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小哥哥。

  凌远暑假时常会来帮李熏然预习书本,辅导学习。李熏然常想,他这么冷淡的人怎么这么爱管我呢?后来凌远解释道:“因为我从你小时候就喜欢你。”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这时的凌远只会坐在李熏然的对面,手里拿着本书,盯着李熏然自己做卷子。

“噫...”这英语出的啥玩意儿啊。李熏然悄悄抬眼打量凌远,凌远垂眼看着书本,书很厚并且装帧精美,书名看不太清,大抵是讲什么俄国历史的。

“远哥,你喜欢看书吗?”

凌远点头。

“我就不怎么喜欢。”

仍是点头。

“你知道为什么吗?”

凌远把书撂在桌子上:“学业太重,你静不下来,天气太热,书太无聊。反正你总能找到理由,不是吗。”

  李熏然突然觉得委屈,冷淡和嘲讽,他不知道他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赌气到:“才不是,是因为你喜欢看书,所以我才不喜欢!”

  才不是呢,是因为拿起书时,无论哪本,你读书的身影总会出现在我眼前。

  凌远没说话,站起来转身走出了书房。

  李熏然慌了,可他现在一动也动不了。

  很寂静,钟表表针的声音也一清二楚

  十几分钟后凌远回来了,身上裹挟着烟草的气息。

  凌远撑着桌子,欺身向李熏然压去:“所以你刚才的意思是,你...讨厌我,是吗?”

  李熏然只能拼命摇头,不知怎么,眼眶就红了。

  凌远抓着他的一只手,言语是往昔二十年中未曾有过的哽咽:“有些话我不知道现在说合不合适,可是熏然,我要肯定地告诉你,我非常喜欢你,所以你别...讨厌我好么。”
 
  李熏然已经记不清哪一天如何结束的,他唯一明确记住的只有他的初吻,闷热而甜蜜。

  后来李熏然仍是不大喜欢看书,但是凌远会从身后拥抱着他,陪他消磨一个下午的时光读完一本书。

  再后来,李熏然会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喜欢看书是因为一拿书就总想起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李熏然的青春阅读恐怕效果是不尽如人意的,但阅读的时光总是温柔缱倦。

(♡´艸`)

-你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芙娜
-她原来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

本章有凌李肉汤つ﹏⊂
求小红心么么哒

   火锅氤氲起白雾,裹挟着微辣而浓香的气息在人的鼻腔里爆炸。

   凌远夹起一篇薄薄的鱼肉,在汤里迅速涮了两下,放进了李熏然的碗里。

   汪曼春自己吃着,饭桌上一时无话。

   李熏然觉得稍有些尴尬,忙问:“你们今天碰到我学姐了吗?”

   汪曼春抬起头来:“谁啊。”

   凌远往李熏然碗里夹了个芝士包心丸,说到:“就是那个于老师,于曼丽。”

   “哦哦哦。”恍然大悟。

   李熏然狡黠的笑:“嘿嘿,曼春姐,怎么样啊。”

   汪曼春一头雾水:“什么怎么样?”

   “于老师是个beta,至今未婚,性格温柔体贴,不考虑一下?”

    “果然是人民公仆,还管婚介这块儿啊?”汪曼春晃晃筷子:“我可没那么大闲心,我家公司都够我烦的啦。”

   “今天你跟她聊的不是挺开心?”

   汪曼春吞咽下一口菜:“之前听过她的电台,你还真别说,于老师声音挺好听的哈。”

  “电台?学姐上课这么忙还能兼职电台?”

  汪曼春点点头:“听说就代班一个月,快结束了。多可惜啊。”

  “是挺可惜。学姐以前就是我们高中的广播站站长,好多人追她来着。”

  “那现在还单身?”

   “不知道。没碰着合适的呗。”
    汪曼春点点头,却没再搭话。
   
    千万人之中觅一良人,谈何容易?凌远和李熏然是难能可贵,可她自己呢,已然不敢再去想了。

    酒足饭饱,汪曼春又略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凌远在厨房里洗着碗,李熏然陪着女儿看晚间动画。电视里的魔法少女说着什么变身什么瞬移的老套路,凌蓁饶有趣味地看着,不时品评一番,逗得李熏然和凌远哈哈大笑。

   到了九点,凌蓁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揉揉眼睛对李熏然说:“爸爸,我困了。”

   李熏然帮着女儿洗漱,凌远在卧室里铺床。
     凌蓁洗漱完毕,便乖乖地爬上床,用无辜又可怜的眼神使劲盯着李熏然。

   李熏然揉揉凌蓁的头发,温声说:“睡吧,明早还要上学呢。”

   “讲个故事吧!”

   李熏然在凌蓁的注视下败下阵来,拿起了旁边的故事书。李熏然的声音好听,此时又故意压低,温柔地笼罩着女儿。当凌蓁彻底阖上眼睛,陷入梦乡时,李熏然给她冶好杯子,关上台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凌远开着台灯看书,温暖的灯光柔和了他稍显冷毅的面部轮廓,他微笑着掀开被子一角,小声说:“陪完小凌该陪陪老凌了吧。”

  李熏然轻笑着钻进被子,凌远把书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把李熏然搂在怀里,手撩开李熏然的睡衣,摩挲着李熏然精瘦的腰和滑腻的肌肤 。

  李熏然搂紧他的脖子:“别撩我啊。”

   凌远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亲吻着李熏然的脖颈,黑暗中,他的声音更像是子弹,温柔地在李熏然身上炸开。他说:“我没有撩你,你先撩的我。”

  李熏然纤长的手指紧抓着床单,还不忘否认道:“我没有。”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在撩我啊。”

 
  长夜如斯,但春宵苦短。
 

  
   谢谢观赏ε===(っ≧ω≦)っ

  
 

【双曼/凌李】HOW YOU GET THE GIRL?

今天是粗长的一更。求小红心。

    凌远大老远就看到了汪曼春。

     她在对陌生人笑?奇怪。

    往近处走走,凌远可以看清侧对着自己的另一个人,是于曼丽。

    他走上前去:“于老师,你好。”

   “啊,您好,凌院长。”于曼丽莞尔:“好久不见了。”

    汪曼春此时有些糊涂了:“你们认识吗?”

    “然然原来的学姐。”

    于曼丽惊讶道:“那汪小姐和凌院长也认识?”

    “认识。朋友。”

    “那真是太巧了。”于曼丽笑着点点头。铃声传来,于曼丽抬手看了看手表,就急匆匆地向二人道别,往楼梯口去了。

    汪曼春仍然盯着于曼丽蓝色的裙摆消失在转角处。凌远在她眼前晃了晃手:“汪小姐,然然要请你出去吃,赏脸吗?”

   汪曼春回过神来,快速点头。

   能多坑他一顿是一顿。

  

   本来决定要早一些离开,李熏然突然打来电话说要晚些,于是汪曼春和凌远决定在学校里多呆一会儿。

   和煦的阳光温柔地洒在操场,年轻的孩子们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挥洒汗水。其实已经进入秋天了,还是有不少学生穿着短款的运动服。一时间,校园里溢满青春而充满活力的气息。除了汪曼春和凌远,已经没有几个校友还留在学校里。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消磨时光,终于等到李熏然打来电话。汪曼春看着凌远接电话时眼睛亮了一亮,脸上尽是温柔的笑意,她想:爱情,真好啊。

    凌远等着李熏然先挂了电话,他然后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他转过来,对着汪曼春唤道:“曼春。”

    汪曼春心下一惊,准没好事。

    凌远继续说到,语气轻缓柔和。

     “帮我接下孩子吧。”

     汪曼春:???

      凌远容不得她犹豫,把家里的钥匙扔给她:“今天在我家里吃,你把凌蓁接回来就去我们家里吧。”

      汪曼春刚想把钥匙扔回去砸他,凌远却已经跑远了。

      你看看,爱真是让人充满了活力啊。

     

       凌远在警局门口见到了李熏然。

     小警官还穿着制服,肩章在阳光下灼热而刺目。他朝凌远挥挥手,走了过来。

     凌远摸了摸他的脸颊:“累不累。”

     李熏然摇摇头,往车里探头:“小蓁呢?”

     凌远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我让汪曼春去接啦,直接回家。”

     两人坐进车子里,李熏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晚上做什么啊。”

    “火锅,爱吃吧。”

    鲜红浓郁的汤底喷涌出滚滚热气,蔬菜吸饱汤汁又不失本味,肉片和鱼丸被煮的鲜美而烫口......只是想一想,就已经馋的不行。

   李熏然小声地咽了咽口水,啊,好想吃。

   凌远瞥过头看着小孩一连迷醉,打趣地说:“馋死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累一天了,饿嘛,你快点开啊。”

   “遵命遵命,我的警官大人。”

    
     李熏然和凌远在存好了车,打算出来买点李熏然爱吃的调料,没想到在小区的花园里看见了汪曼春和凌蓁。

      凌蓁正襟危坐在长廊里,两条小短腿就那么耷拉着,汪曼春手里拿了盒冰激凌,艰难地撕着上面的锡纸。

      “曼曼阿姨你快点啊!一会我爸爸来了!”

      “凌远干嘛不让你吃啊。”看到凌蓁哀怨的眼神:“啊行了行了,张嘴。”

     凌蓁张大嘴嗷呜吞下一口。

     “还要还要!!”

    “别过分啊凌小蓁,说好只吃一口的。”

     “再吃一口,就一小口。”凌蓁眨眨自己那双像极李熏然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汪曼春。

      “不行,都秋天了你还吃冰激凌。”汪曼春呼噜一把凌蓁的头发权当安慰:“你再吃你爸爸就该打我了,你忍心你可爱的阿姨我被打吗。”

      凌蓁慎重地思考了一下,无奈地摇头。

      冰激凌有很多,但是曼曼阿姨只有一个呀。

      凌远突然走上前,严肃地盯着凌蓁。

     “不能再吃了。”

      李熏然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凌远要骂孩子呢。

     凌蓁恋恋不舍地望着冰激凌盒子,被凌远一把抱起。

     “谢了啊小汪,我跟小蓁买点东西,你和熏然先回去吧。”

     汪曼春看着在凌远臂弯里显得有些委屈的凌蓁,于心不忍:“凌远你别说孩子啊...我主动要求给她买的行不行。”

    李熏然拉拉她的手臂,小声说:“曼春姐,你别管啦,老凌有他教育孩子的方法,不会骂的放心放心。”

   汪曼春到了凌李家里,还是有些愧疚。

   李熏然倒了杯水给她:“曼春姐,这事不怪你,老凌管孩子一向很严的。”

   “你这么说我越来越害怕了。”汪曼春摩挲两下杯子:“凌远不打孩子吧。”

    李熏然摇头,汪曼春稍稍放心。

   李熏然起身进了厨房,汪曼春也跟着进去。李熏然熟练地把青菜切成一口大小,汪曼春跟着打下手,把锅子搬进餐厅,大厨没回来,谁也不能做得太多了。

   汪曼春正想着,凌远打开门进来了,心情显得好多了,凌蓁也一蹦一跳地进了门。李熏然擦擦手走出来,拉着女儿去洗手。凌远把凌蓁的书包放在玄关的柜子上,换了拖鞋,走向客厅,一边开电视一边把遥控器扔给坐在沙发上的汪曼春。

   汪曼春看着凌李一家,心里有些酸涩,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家呢。

  
  


\( •̀ω•́ )/感谢观看
求个小红心